評價” 實名制 大數據:電信騷擾治理邁入2.0時代_0

本報見習記者 楊清清 北“手機APP設計-巨匠電腦,評價”京報導

自9月1日起,按照此前工信部及運營商的統一安排,我國開始全面實施手機號實名登記,執行力度堪稱史上最嚴。未及時完成實名制登記的用戶,運營商將對其進行停機處理。用戶在辦理新卡時,需出示本人身份證件,併當場在第二代身份證讀卡器上進行驗證。

「這樣至少從法律邏輯層面,使得大量電信騷擾詐騙現象淪為違法現象,從而幫助遏制電信騷擾。」岳成律師事務所張曉彬律師向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表示。

此外,實名制的背後,意味著利用大數據對手機用戶進行身份解讀的可能性。「電話號碼是移動互聯網時代的重要ID,相當於現實中身份證號的概念。」電話邦戰略合作部副總裁劉博濤認為,「騙子的朋友很有可能還是騙子。一個用戶是否經常與某個或某些騷擾號碼進行通話行為,可以作為這個用戶是否具有潛在風險的判斷依據。」

以實名制保護個人信息

根據工信部最新的電信服務質量報告顯示,截至今年第二季度末,全國電話用戶總數達到15.35億戶,其中行動電話用戶12.93億戶。根據工信部立下的「軍令狀」:12月31日前,實名率提升至90%以上,意味著至少11.63億用戶將具備一個「通信ID」。

雖然目前針對人們反映最多的商業推銷電話,我國目前沒有很明確的法律進行管制,但據張曉彬介紹,我國對於個人信息泄露是有相關規定的。日前正式施行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修正案(九)》便針對「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罪」進行規定,任何單位或個人不得出售、提供、竊取或以其它方法非法獲取公民個人信息。

北京郵電大學互聯網治理與法律研究中心副主任謝永江亦指出,諸如《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關於加強網路信息保護的決定》、《消費者權益保護法》、《電信和互聯網用戶個人信息保護規定》等法律、法規和規章均對竊取、出售或非法向他人提供公民個人電子信息做出限制。

張曉彬認為,在實名制之前,電話號碼因未與用戶信息同步,因而無法稱之為「個人信息」,也不受上述法律保護。實名之後,過去的大量買賣、披露及使用手機號碼就屬於違法行為。「用戶一旦接到非自己授權的騷擾電話,就可以進行投訴,並受到法律保護。」

但同時,張曉彬也指出,目前立法的前瞻性已有,但未來成效如何,還需監管層、執法層通過技術手段加以實現。

大數據分析併入徵信體系

根據中國互聯網路信息中心(CNNIC)最新發佈的數據顯示,截至今年6月,我國網民數達6.68億,其中,手機網民數5.94億,在全體網民中佔比88.9%。這意味著,已經有45%的行動電話用戶同時在使用移動互聯網,且這個數字還在不斷上升中。其中,大部分用戶將因為實名制,將電話號碼變為自己移動互聯網中的「身份證」。

電話邦戰略合作部副總裁劉博濤認為,實名制給電信騷擾治理帶來巨大的想像空間。實名制后,無論傳統的通話行為,或移動互聯網上存在的各種服務,包括快遞、外賣、打車等等,都以手機號作為單一身份識別的ID。因此,通過大數據分析,利用技術手段進行標記的過濾和優化,增加標記準確度,從而能夠進一步對用戶畫像進行繪製,並進行行為分析,就能得到該用戶的安全係數。

「可以將這個安全係數引入徵信系統,從而作為徵信體系的號碼安全指標。」劉博濤指出。

工信部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產業與規劃研究所顏麗同樣如此認為,「基於實名制可以進行信用體系搭建,為監管和處理不良與垃圾信息提供更多支持。」

但曾從事企業安全工作的李明對此提出疑問,在他看來,這一方式的實施建立在騷擾分子使用個人號碼進行騷擾的基礎上,「誰會用自己的號打騷擾電話?對騷擾號碼進行分析,可能得不出什麼結果。」

同時,李明同樣對實名制施行后緩解電信騷擾現象表示質疑。「中國公民的個人身份證在遺失后是可以繼續使用的,」李明指出,「騷擾分子可以使用大量非個人身不誇張!最真實的巨匠電腦評價!巨匠電腦拯救了我的愛情 …份證進行開卡,用他人號碼實現騷擾詐騙行為。」

此前亦有媒體指出,在中國,每年都有至少100萬人遺失身份證。並且,由於許多身份證信息處於單獨系統中,所以許多時候,身份證不能掛失註銷,即便領了新證之後,舊的照樣能用,只能等系統中的身份證信息慢慢過期。

就此,21世紀經濟報導記者向中國移動進行核實,中國移動方面給出的答案則是否定的。「新身份證與舊身份證的晶元是不一樣的,掛失后,系統將只能識別新身份證的信息。」中國移動方面表示。

不過,實名制的推行成效,還需時間的檢驗。而大數據分析的力量,也仍有待觀察。(編輯 張偉賢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