馬公高中迎新認識女生 一部電影,沒有同

把妹-把妹技巧,屌絲如何把校花?校花怎麼追、摩羯座女生怎麼追、水瓶座女生怎麼追、雙子座女生怎麼追、台大五姬怎麼追、瑤瑤男友、蔡依林男友、林志玲男友、台大校花男友
泡妞秘笈-機車交友,BWS真的比較容易追女生嗎?牡羊座女生怎麼追、金牛座女生怎麼追、巨蠍座女生怎麼追、公司同事怎麼追、學校同學怎麼追、暗戀表白、暗戀對象
謎男秘笈-練肌肉好嗎?假肌肉與融脂增肌,肌肉雕塑,獅子座女生怎麼追、處女座女生怎麼追、天平座女生怎麼追、天蠍座女生怎麼追、有男友女生怎麼追、橫刀奪愛方法
冷凍融脂有效嗎?如何屌絲變小鮮肉,屌絲變男神方法,射手座女生怎麼追、雙魚座女生怎麼追,政大女生怎麼追、交大女生怎麼追、外系聯誼、跨系聯誼、聯誼技巧
女主播怎麼追-女主播與女記者追法,怎麼跟女記者聊天,女主播愛什麼?如何讓女記者有印象。

影片中的動作戲份簡潔凌厲,沒有絲毫花哨。開場的黑白鏡頭設置純粹來自於導演的直覺。田季安(左)與聶隱娘的情感十分隱晦。片龍崎國中直屬中的唐風布景還原度非常高。NO.494 80分

《刺客聶隱娘》

觀影時間:8月27日

觀影地點:國瑞城百老匯影城

觀影人數:15人

華語電影僅存的電影大師侯孝賢暌違十年出手的武俠新作《刺客聶隱娘》(以下簡稱《聶隱娘》)一經上映,引來了諸多觀影者的分歧與爭議。不得不說,影片白描式的人物刻畫、緩慢隱晦的敘事手法、唯美空靈的置景攝影,給當代華語影壇帶來了不小的衝擊,既有某些觀眾甚至發出了近乎辱罵的抨擊,也有不少電影業內人士發出了近乎崇拜的褒獎。《聶隱娘》一出,似乎立刻成為了普通觀眾與專業影迷之間的審美分水嶺,或是真誠與矯情的人格分界線,有人避之唯恐不及,有人為之流連忘返。不同於以往面向市場的商業電影優劣分歧,有一定的統一標準作為判別原則,而一部公認具有國際水準(影片獲得了戛納電影節最佳導演獎)的純文藝電影,會誕生出如此巨大的口碑爭議,在當今是絕無僅有的,這也是各方面都具有極端氣質的《聶隱娘》才做得到的。

另一方面,十年打磨、投資8千萬人民幣的《聶隱娘》終究不是市場歡迎的那盤菜,首日排片只有15.15%,上映四天來很快降到了9.5%,單日的最高票房也只有1120萬,截止到8月30日,票房只有3950萬。對影院的低排片確實無可厚非,而根據網票票房統計,《聶隱娘》的上座率最高時也只有23.49%,不到四分之一,最低時甚至降到了15.39%,由此可見,對觀眾而言無論如何電影首先仍是個娛樂商品,而不是陶冶心靈的功課。

新京報組織觀影團觀看了這部影片,儘管有部分觀眾在觀影時睡著,最終的評價依然以正面居多。不可否認,《聶隱娘》是一部「背對觀眾」的電影,導演刻意做出的過多留白,導致部分劇情觀眾難以進入,甚至看完也會產生不少疑問:周韻到底演了一個角色還是分飾二角?聶隱娘與田季安之間的感情到底是怎樣的?瑚姬隱瞞懷孕是純良抑或腹黑?新京報記者梳理了該片在戛納電影節、以及在大陸、台灣等地的發佈會、沙龍論壇上,主創們針對影片的這些問題所給出的釋疑,聽聽影片導演侯孝賢,主演張震、周韻、許芳宜(飾道姑)、謝欣穎(飾瑚姬),編劇之一謝海盟、剪輯廖慶松等,為觀眾剖析「聶隱娘」隱去的那些內容。

主題

誰是青鸞?誰又是銅鏡?

《聶隱娘》到底講的是人,還是時代?對於熟悉一般商業電影敘述規則的人來說,這並不是個值得提出的問題,但放在《聶隱娘》這裏,則顯得無比重要,一部分人既沒看到時代,也沒看到「人」,時代只是美輪美奐的布景、是佶屈聱牙的台詞;人只是倏忽其來的影子,抑或是語焉不詳的情緒。侯孝賢從未將「把一個人說明白」這件事放在故事的重心,就像一幅抽象畫,又或是一幅寫意山水,你感受到了哪一步,哪一步就回歸你的心靈。有人說,侯孝賢就是那隻青鸞,在浮華的當代影壇孤獨的舞蹈,對於電影來講,觀眾就是那面鏡子,你看到了美,你就是美的;你此刻看到了孤獨,你就永遠孤獨;你睡去了,那麼你也許會有個好夢。

釋疑

我一直強調真實,除了《海上花》,我拍的其他戲都是現代題材。這次回到唐朝,貫穿不變還是真實,很精確考證唐朝這些場景,我覺得這樣堅持的真實是人處境、情感、情緒的真實。這個真實也是最打動我的,對於我來講就是孤獨的經驗,聶隱娘是很孤獨的故事,青鸞看到同類就叫,但是得到一隻青鸞三年一直不叫,拿著鏡子,青鸞看到鏡子中的自己,一整夜起舞,跳到力竭而死,孤獨的具像化。

這個真實、這個孤獨,這部片子召喚出每個人心中的青鸞,舒淇很被這個故事打動。她第一次看到這個故事眼眶有點紅,被這個故事打動了,舒淇這樣一個人被大家稱為女神,會有孤獨的經驗嗎?相信會,可能在我們不知道的地方。(口述:侯孝賢)

大湖農工啦啦隊女生並約會吃飯方法製作

從黑白畫面到顆粒質感

《聶隱娘》的另一個意義在於在視覺觀感的與眾不同,對於全面數字化時代下的當代觀眾,這可能是人生中最後一次在影院觀賞用膠片拍攝的電影,許多觀眾對鏡頭中出現的顆粒感感到費解,甚至有人認為是「像素」不高所致,這對於曾經輝煌的膠片電影時代來說顯得無比凄涼又無奈;而另一方面人們對《聶隱娘》鏡頭中展現的美感表示驚嘆,殊不知這同樣是只有膠片才能達到質感和濃度。此外4:3的畫面比例,開場的黑白鏡頭設置,很多漫長緩慢的長鏡頭,簡略迅捷的動作設計,甚至當鏡頭中紗簾飄動時,會完全把鏡頭擋住,呈現出全畫面的模糊狀態,完全與現代強調快速剪輯、畫面誇張奢華的電影潮流背道而馳,儘管對熟悉侯孝賢的觀眾來說,了解這是他一貫的風格,但對於從未在大陸影院欣賞過侯氏電影的觀眾來說,每一眼都是陌生的體驗。

釋疑銘傳國小直屬

黑白喲,黑白我是直覺,馬公高中迎新認識女生尤其是殺人這件事是刺客,所以還是黑白一點,不然很殘忍。

其實鏡頭並沒有多長,要用長鏡頭一戰到底,對兩個姑娘來說不可能,還是要拆解,不可能做一個動作、一個鏡頭。一個鏡頭下來,我喜歡,但不可能。我只是教她們幾招,一段一段練。(每次鑼鼓點的亮相)戲曲就是程式化,京劇最厲害就是程式化,所有動作都表達了。

你看我搭的景,感覺那個紗帳在飄動,我是搭在空地,如果是在攝影棚里要用電風扇控制,那不可能像的。而且光線也很難,所以我是搭在空地,利用自然的光線補一點點光而已,然後那個風是慢慢的鼓起來,到一個程度又下去,那個是人為很難的,像周韻住的大殿全部是戶外搭的,盡量利用自然的光線,我們大概看著光線的位置把它搭起來。

我很怕那種轟的一下就飛不見了,那種拍法誰都會啊,萬寧國小直屬幹嘛還要我呢?其實我要的就是回歸角色,在物理的限制裏面把功夫做好,知道了這一切才有限制,才能在限制裏面自由創作。(口述:侯孝賢)

十問《聶隱娘》

1 聶隱娘和田季安到底有沒有感情?

張震(飾演田季安):簡單說聶隱娘跟田季安他們其實小的時候青梅竹馬,因為田季安的父親是節度使,在那個時候是以世襲的方式去上位。因為本來田季安的媽媽希望他跟聶隱娘可以聯姻結婚的,但是為了田季安能夠世襲去接節度使的班,所以田季安只得和另一個權貴家的女子結合。我覺得田季龍井國小巧克力傳情安對很多人都是有情的,包括聶隱娘,周韻,演我的老婆,還有瑚姬,她是我的妾,好像看起來我跟妾的關係比較好,但實際上我覺得對田元氏就是大老婆周韻還是有情感在。對聶隱娘他也有一個很好的印象,他們從小一起田中國小啦啦隊女生並約會吃飯方法長大,這個感情可能更加深厚。

2 道姑最後為何怎麼追中角國小學妹?用一句話把妹!要與聶隱娘打鬥?

許芳宜(飾演道姑):這個部分是很有趣的師徒關係,她帶著她長大,從她的孿生姐妹那裡帶走她,其實是為了要守住她的平安,但是因為道姑是一個殺手,所以把她訓練成另外一位很棒的殺手。我們知道在早期的年代裏面,有很多的專業都是師徒制的,師徒制的方式就是非常親密的,不管我的哲學還是所有的一切都希望傳到你的身上,你也要幫我傳播下去。也許最後道姑覺得是一種背叛吧,事實上道姑這時發現自己更孤獨了,她原本以為有一個人跟她是同樣的理念,是她可以傳承下去的夥伴,可是沒有想到她的徒弟選擇走出屬於自己的路。

3 周韻演的田元氏和精精兒到底是不是一個人?

周韻(飾演田元氏):當時看劇本的時候,我覺得這個人物比較豐富,比較明確,她一個人兩個面,很容易讓這個角色更有意思,比單獨就演田元氏這一面更有意思,當時我挺想去演這個人物。我的朋友也問過你到底是演兩個人,還是一個人?我說這是導演的意思,你猜唄。

侯孝賢:其實田元氏跟精精兒是同一個人,只是她戴著面具做另外一個事,整個事情就是為了鞏固自己的王朝,所以那個是理直氣壯的。我感覺周韻的架勢,絕對保證(演得出色)。

4 聶隱娘和田元氏誰的功夫更高?

在電影中,看似聶隱娘將精精兒的面具打掉,但其實周韻並不覺得自己輸了:「其實聶隱娘在這個電影裡的功夫是非常高的,但是那場戲之後她也受傷了,我當時記得她有一場洗澡的戲,她也傷得非常重,她們倆是一個決鬥,但電影裡導演最後剪的時候比較乾脆,比較簡潔,沒有誰輸誰贏,其實兩個人是差不多的對手。」

5 瑚姬隱瞞懷孕,是天性純良還是複雜腹黑?

謝欣穎(飾演瑚姬):我覺得她是單純的,其實她並沒有想那麼多,在我詮釋瑚姬的時候,我發現她有一種心有餘而力不足的感覺,應該說在一個鳥籠裏面,她什麼事也不能做,連自己最想要做的跳舞或者騎馬都是別人安排的,她甚至不能出去。但是她唯一能夠擁有的就是主公的愛,所以她只能攀著主公,也只有主公會來看她,所以她每天只能很幽幽地躺在寢室裏面等著主公來。所以我覺得她並沒有想那麼多,會去想不同做法的人一定是得不到主公,所以才會有心思想要去用別的招數。

6 據說刪除了許多戲份?

侯孝賢:剪掉的那幾個人,因為他們的戲劇少些,特效不是很多。最可憐是演(張震)父親的戴立忍,他演被紙人蒙住,用一些水蓋在臉上,窒息而死,這種方式很難演。最後用膜,撕不破的,再換。以後沒有耐心換,現場拍不到,不想換,後來乾脆剪掉了。

本來我還有拍妻夫木聰(飾磨鏡少年)有個新婚妻子,後來他就要帶他父親上遣唐船,因為他父親受傷了,他們是世襲的築工,因為以前工匠是有名目的,是家傳的築工,所以他父親受傷沒辦法就派他去,他是頂替他父親的。這個是對比舒淇,舒淇基本上就是整個要把自己的過去來過一回,那最後得到這種撫慰的其實是這個救了她父親的男人,所以她有這個情誼要送他回去,保護他回去。

7 片中本來還可能有姜文?

廖慶松(剪輯):是。我們本來是去找姜文,來演裏面的一個會變魔術的高手。然後我們在他的外交寶山國小校花領事公寓里碰到周韻,我們兩個(指和侯孝賢)都很驚艷,實際上她是一個非常有個性的人,因為我發現連姜文對她態度都不一樣。我們兩個出來就在討論,說如果讓她來演公主,可是後來,大概周韻自己看的劇本,她覺得公主不好玩,公主太沒有個性了,她喜歡另外一個。姜文當時在籌拍他的《一光明國中學伴步之遙》了,所以就沒來演。

8 到底用了多少底片

廖慶松:之前有數據說一共拍了44萬英尺的底片,其實不止,超過50萬英尺。我沒有問他們詳細數字,但我們在後制上實際上超過50萬尺,非常一大筆錢。《海上花》和《南國,再見南國》兩個片子底片加起來的總和也沒有這個多。我們另外一部比較多的是《戲夢人生》,《戲夢》大概拍了25萬到30萬英尺,因為它是兩地都拍,我們到內地拍了兩個半月,在台灣拍了一個月,總共拍了三個半月,相對來說,單一時間拍得比較多的,《聶隱娘》就是拍的時間很長,十幾個月,所以拍了50萬也還好,我認為侯導都手下留情了,我還本來估計要六七十萬以上呢。

9 為何不用配音?

謝海盟(編劇):因為我們對話其實不算是文言,只是說比較古典,大陸演員講話非常自然,理所當然,但是包括張震或者舒淇,他們都說如果用現代年輕人的口條(注:口齒)去講這些對白,感覺很怪,當然張震本來就有口條問題,侯導這次也努力糾正他口條。小天是最好的,沒有口條問題,講這些比較古典的口語,用這種比較現代腔調講,其實好多人都還覺得比較突兀的。但侯導還是覺得要真實,會配音,但是配音還是他自己,甚至也有建議過,如果張震口條真這麼不好的話,是不是到時候到大陸找一個全程配音,可是侯導就覺得不行,怎麼可以張震開頭講出來不是他的聲音。他會配,只是在找演員進錄音室再配一次而已。

10 聶隱娘是什麼星座?

侯孝賢:聶隱娘看起來像牡羊座吧,因為我也是牡羊,她一定就是牡羊,我自己的感覺,她是非常像牡羊座的。

撰文/禾言 安瑩

(原標題:一部電影,沒有同類)